罗纳尔多往事:2次世界杯决赛以及从伤病中的涅??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6 21:21

  

  2017-18赛季结束,世界杯也日益临近,关于这项赛事的故事非常多,而罗纳尔多正是其中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著名足球杂志《442》近日对这名传奇前锋进行了专访,用第一人称讲述了98年世界杯决赛前后发生的一些内幕,以及4年后韩日世界杯上罗纳尔多的自我救赎。当然还少不了他在2000年的那次重伤以及艰难的恢复过程。对于喜爱罗尼的球迷而言,这是一篇必读文章。

  至今都清楚的记得当自己从酒店的房间醒来,周围都是队友,队医托雷多也在,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最终我让他们所有人都出去,到外边去讨论,我只想继续睡觉。

  但最后我还是离开房间,在酒店花园里转了转,他们说我一度失去意识长达2分钟,所以对阵法国的世界杯决赛不会上场。我打死都不会接受这个结果,我有义务为自己的国家效力,不想让任何人失望。我认为自己还能够帮到球队,所以没有给教练任何选择,罗纳尔多必须在决赛上场。

  

  让我们把时间再往后移,即使是18年之后的现在,我依旧不能直视当年意大利杯决赛对阵拉齐奥的画面,每次电视上要放这个的时候我都会把目光移开。只要看到了那些画面,当时钻心的痛苦就会再次在身上流淌。

  有趣的是,那个时刻极有可能重新塑造了我的个性,让我变得比以往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受伤之后回到球场对我而言就是一场残酷的考试,我必须拼尽全力才能得以通过。

  那是我休战半年后回到绿茵场的第一次亮相,当时心里就在想千万别这么快又把自己搞伤了。2000年4月,我被迫接受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手术,康复期也要长的多,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崩塌了,难以置信。距离韩日世界杯还有两年多的时间,突然间我开始觉得自己在世界杯前复出有点冒险。

  没有人敢保证我可以完全康复,更别说提前复出了,历史上都没有相似的案例,所以我们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因为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例子,也就是说我受的是足球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伤病。

  老实说,事情发生之后我们都变得耐心多了,因为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表,你急也没用。我们必须尊重医学规律,康复需要慢慢来,需要时间,尽管这个跨度可能很长很长。

  最终我还是开始了体能练习,到现在都能回忆起那8个月的康复期,时至今日,我的膝盖都不能做90度以上的弯曲,这对任何训练来说都是巨大的障碍。

  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当康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腿都不能伸到100度,因为膝盖没有任何弯曲的关节。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让人感到绝望,我自己也被震惊到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保持康复训练,尽管自己并不知道到最后是否可以恢复如初。

  但我从未想过放弃,在那个阶段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如果不倾尽全力,以后就再也不能踢球了。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如果康复失败,等待我的就只有退役的命运。所以很快我就做好了准备,尽管一开始有些时候疼痛到了我能忍受的极限,但不能踢球的痛更甚于此。

  所以我决定不要多想,我的视野并不开阔,眼里只有每天的恢复课程、治疗计划、物理疗法、各种训练,如此循环往复,这个计划的每一个元素都是为了拯救罗纳尔多的职业生涯。

  第一次受伤后8个月,我决定“集思广益”,开始寻求世界各地医疗专家的意见。他们能解释我的膝盖为什么只能弯曲那么一点吗?在美国,一位知名专家说我此生再也无法踏足绿茵场。他能够给出的最好建议就是再做一个新手术“解锁”膝盖,让它能够增加30度的弯曲。

  我从未质疑过自己想要尽快康复的意愿或者说渴望。我从未怀疑过自己为了重新踢球可以做任何事情,从来没有。我怀疑的是科技,我并不确定当时的医疗技术是否能够帮助我恢复健康。

  我不是医生,也不是理疗师,医学上的东西我一概不知。但我之前就多次受伤,所有知道的知识都是自学得来的。现实就是,一个膝盖上钉了那么多钢钉,缝了那么多针之后,真的不像是球员的膝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能够再次踢球真的是医学上的奇迹,或许这就是对我努力付出的最好回报。

  在这段时期有很多关于我的新闻和报道,人们对罗纳尔多进行各种评判抨击,真的让我很失望。尤其是那种没有任何医学和科学根据的谣言。我的伤病在此之前闻所未闻,所以我必须听取巴西乃至全世界医生的意见,结果他们告诉我再也踢不了球了,有个人甚至说我连走路都没戏。

  所以那段时间我的心情非常糟糕,因为可能再也踢不了足球,除了康复我不想做任何事情,但这又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注定要人做出很多牺牲。

  最终,辛苦的努力开始有所成效,尽管进展非常缓慢。似乎世界杯就在不远的拐角处,虽然我依旧无法想象自己手捧大力神杯的画面。那时候心里依旧充斥着恐惧和怀疑,因为康复时间太长,我对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把握,经常心神不宁。

  

  世界杯在我心目中有着至高的位置,不仅仅因为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赛事,它同样是不同文化相互碰撞的节日。

  每一个为巴西赢得世界杯的球员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贝利以及1958年帮助巴西队赢得瑞典世界杯的队员;加林查带领的62年巴西队;里维利诺、托斯塔多他们的70年世界杯,罗马里奥、贝贝托和诸位前辈的94年世界杯,还有之后里瓦尔多、罗纳尔迪尼奥以及我为首的02年巴西队。

  幸运的是,当世界杯逐渐临近,膝盖伤势的恢复一天好过一天。慢慢的我可以开始进行一些体能和肌肉训练。但在当时未来依旧被乌云笼罩,世界杯看上去还是遥不可及,毕竟斯科拉里不太可能召唤一位在过去几个赛季几乎没踢过球的球员。

  最终,经过接近两年的挣扎和康复,我终于感觉自己又重回健康状态。慢慢的在国际米兰有了稳定的出场时间,然后在2002年3月份,大菲尔把我招入主场对阵南斯拉夫友谊赛的大名单。那场比赛我只踢了45分钟,这是我3年来首次身披黄杉出战,尽管时间不长,但足以确保我在世界杯大名单中有一席之地。

  那场比赛对我来说极具历史意义,回顾我第一次受伤的时候,世界杯真的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在绝境中始终让我坚持前行最大的动力就是对对于足球无限的热爱。是这份爱帮助我克服层层困难,在经历过所有后,罗纳尔多也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

  至今我都十分感激那时大菲尔对于我的信任,主教练选择一个在之前有稳定出场机会同时状态更好的前锋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他给予了我无限信任。当时我告诉斯科拉里,为了留在巴西队,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我愿意在世界杯期间付出一切,这也让我比以往有了更足的动力。

  韩日世界杯第一场小组赛的对手是土耳其,这场球对我而言尤其重要,因为我需要找回失去已久的自信,但当时的情况并不好,对手在上半场结束前先攻入一球,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在比赛第40分钟的时候里瓦尔多在左翼拿球然后传到禁区内,那一刻我知道唯一的进球机会就是把自己扔向皮球,我也是这么做的。当时面对来球我让自己迅速腾空然后右脚垫射打进扳平比分的进球。这不是我职业生涯最漂亮的进球,可这又怎么样,这是一粒进球,一粒为巴西队在世界杯上打进的进球。

  那场比赛中我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并且几乎打满全场。可比赛完了第二天却是痛苦不堪,因为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打一场完整的比赛了。但自信再度降临到我的身上,要知道土耳其是一支身体强壮并且充满侵略性的球队,全场比赛他们对我下脚一点都不客气,但最终还是成功闯过这关。

  半决赛我们再度遭遇土耳其,那之前我已经在对阵中国、哥斯达黎加以及比利时的比赛中连续进球。这场比赛巴西队依旧慢热,实际上,我们踢得一点都不好。

  当时我右侧大腿受到肌肉伤病的困扰,这也是为什么要用脚尖打进制胜进球的原因,很疼,能预感肌肉无法支撑我用脚背或者脚弓大力击球。脚尖就不一样了,这样踢球主要靠臀部发力,所以最终用这种方式来完成了终结。

  脚尖射门的技术主在五人制足球中运用的比较多,而这正是我儿时擅长的内容。其实在我职业生涯中多次用过五人制比赛里常用的小技术,而对阵土耳其这个进球是最知名的,毕竟这是一场世界杯半决赛。

  终场哨响,也就是当我们确认进入决赛后,我的内心五味陈杂,既有欢乐也有一种释放和宽心。这种情绪很快又被不安所代替,98年世界杯决赛开始前那几个小时的噩梦再次在脑海里浮现。真的是一瞬间,法国发生的往事再次让我呼吸艰难。

  所以我决定和队友们吃过午饭过后休息一会,4年前,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躺到床上,然后就是抽搐,在决赛开始前我的个人状况让全队都大受影响。

  他们告诉我无法在决赛登场,但我绝不投降,我去找了队医,找了主教练扎加洛,跟所有人进行谈话,因为我想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我想有人告诉我,罗纳尔多没问题,可以参加决赛。我认为自己应该出现在法兰西大球场,最终我说服了医疗团队进行测试,来确认我的身体状况。我做了测试,一切结果都显示正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在我们出发去往球场前,扎加洛的意见还是很坚决:罗纳尔多不会参加比赛!

  当时托雷多博士已经开了绿灯,我拿着所有的检测报告到体育场找到扎加洛,告诉他:“我很好,这是所有的检查报告,结果显示一切正常,教练,我真的想踢球。”

  最终我如愿参加比赛,或许是之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影响了全队,或许看到亲密的队友躺在那里不停抽搐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毕竟这不是日常的所见所闻,可以说所有当事人都受到了创伤。

  因为那些糟糕的回忆,到了02年世界杯决赛当天,我其实是害怕吃完午饭后去睡觉的,故意去做了别的事情,中午压根就没休息。当时我是想找队友们聊聊天,但几乎所有人都有午睡的习惯,尤其是在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之前。最终我发现替补门将迪达没有睡觉,我找他聊了一个小时的天。他对我真的很好,成功的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因为他知道一旦我回想起98年决赛就会想起那次抽搐,而这正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当球队坐大巴去体育场的时候,我终于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上来了,把所有杂念抛诸脑后,放空自己去参加对阵德国的比赛。

  对巴西队来说,那是一次精彩至极的较量,对手十分强大,谢天谢地我用两粒进球帮助球队锁定胜局,彻底消灭了4年前的心灵创伤。

  所有过往的回忆如同电影胶片般在我脑海里一一划过,终场前5分钟我被替换下场,当我来到替补席,首先拥抱了队医罗德里戈-帕瓦,在漫长的伤病恢复期是他一直陪伴在我身边。那时眼里止不住泪水,嘴里不停的念叨:“我们做到了,虽然极其艰难,但我们赢了!”

  情绪的上涌,让我我几近崩溃,你可以说当时的罗纳尔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巴西队踢的非常出色,就算裁判把补时增加到100分钟德国也无法击败我们。我饱含着泪水在替补席上看完最后的比赛,脑子里想着这不仅是巴西的有一座世界杯冠军,同样也是我个人的胜利。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完满了,我不仅拿到了世界杯冠军,还在同伤病的斗争中笑到了最后,这是我职业生涯最伟大的胜利,同样也是人生中最值得铭记的时刻。

  现在,只要站着不动我就感觉不到疼痛,在经过这么多年的足球生涯后,身体乞求我停下来,歇一歇,所以我选择了退役。最近我开始尝试其它运动,比如说健身房里健身,偶尔还去打打网球。

  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开始踢球,依旧能感觉到疼痛,让我的身体适应足球比赛的节奏要远比其它运动复杂。因为足球要求速度、突然的急停急转,还有爆发性的冲刺。所有这些动作都会给你身体不同的部分施加压力,但我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已经无法适应这些高强度运动了。

  我过去常说足球就是我的宇宙,因为踢球我没有上大学,但这项运动教会我的远比任何硕士或者博士学位要多。没有任何课程能够教给我做球员时学到的全部。我对足球时常怀着感激之情,是她让我变成了如今的罗纳尔多。集体运动项目会教会你如何跟人相处,每一天都能学到不同的东西。

  或许足球教会我最多的东西就是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在我遭受那些伤病的折磨之前感受都不明显,但挫折使我成长。我赢得过不少荣誉,也进过很多球,但我还是想说,足球给予我的远不如我给足球回报的那么多。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